欧冠

三生之三生界 第一卷·灭族之祸 第四十一章:冰,水为之!

2020-01-16 22:5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生之三生界 第一卷·灭族之祸 第四十一章:冰,水为之!

谁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分友善的青年竟然问也没问,直接动上手了,一下子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龙神雷月看着前面猝不及防挨一拳的青龙族青年,像是才想起一样,扭头问到:“对了,刚才忘问了,他叫什么名字啊?”

龙岩辰难以置信地望着龙神雷月,见他依旧笑容满面,仿佛只是做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小心地回答到:龙风魅,青龙族族长的亲孙子,破道境巅峰修为,擅长挑起事端,却喜欢躲在幕后,从不参与其中。”

“龙风……魅啊。”龙神雷月若有所思地呢喃到,然后阳光的笑道:“像个女人的名字啊。”

龙风魅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拳,正痛苦地捂着脸呻吟,听见龙神雷月调侃他的名字,立刻抬起头刚好看见他人畜无害的笑容,勃然大怒道:“混蛋!你究竟是谁!”

龙神雷月回过头来看着龙风魅,继续笑道:“不是说了嘛,确认过眼神,我是要揍你的人!”说着,他右手再度向龙风魅的脸颊拍去,明显还要给他一巴掌。

龙风魅这次有了准备,立刻将身子往后撤,同时身前凭空出现了一团透明的水团挡下了龙神雷月的巴掌。停下身形之后,龙风魅咬牙切齿地看着龙神雷月,脸色铁青,恨不得马上把他撕成碎片。

“你们都不准动手,我要一个人收拾他!”龙风魅看着地上被冻上的水团,对身边想要冲上去围殴龙神雷月的几个青龙族少年、青年说到。同时,他看着纹丝不动龙神雷月,脸上依旧冰冷,仿佛有一股寒气直透骨髓。

龙风魅摸了摸刚才被龙神雷月击中的脸颊,有些忌惮地问到:“你这是什么源法?”

龙神雷月随口答道:“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只管攻过来就是。”

龙风魅脸色一沉,阴狠地说到:“那好,这是你自找的!”说着,他整条手臂猛然一挥,从指尖射出两道水线,分别飞向龙神雷月和龙岩辰。

“小心!”龙神雷月用力将身边的龙岩辰推开,自身快速向侧面一躲,两条水线直接击穿了他们身后的一颗大树。龙神雷月扭头一看,只见树干中央留下了两个拇指大小的洞,再回头看着龙风魅的时候,他已经收起了嬉笑的表情。

“好!少族长,好手段!”和龙风魅同行的几人,见龙风魅两指击穿了古树,齐声喝彩到。

“哼!”

龙风魅冷笑一声,看着惊讶的龙神雷月说到:“放心,‘一线水刀’还不至于要了你们的命,顶多把你们打成残废了而已。”

“哦?”龙神雷月饶有兴趣地看着龙风魅,问到:“出手就要把人打残,青龙族就可以如此不讲理的吗?”语气中,带有一丝质问。

龙风魅眼神中带着一丝凶狠,继续冷笑道:“这里是青龙族的领地,一切我说了算。”

“是这样啊。”

龙神雷月眼神凌厉地看着龙风魅,周围的温度开始降低。龙风魅眉头轻轻一皱,随即松开,嘟囔了一句:“哼,装腔作势。”说着,“一线水刀”再度出手,高压水线疾速射向龙神雷月的肩头。

龙神雷月猛地侧身,同时右手快速抓住“一线水刀”。一条透明无色的高压水线,立刻变成了一根冰柱,被龙神雷月攥在手里,用力掷向龙风魅,嘴里喝到:“还你!”

自己的“一线水刀”被龙神雷月弄成了冰柱,龙风魅也是一惊,在冰柱快要打中自己的时候跃离原地,在空中从嘴里吐出一根水柱,朝着龙神雷月冲去。龙神雷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任由水柱向自己奔来。

其余人除了龙岩辰外都是喜出望外,认为他这是在找死,竟然敢直接硬抗破道境巅峰的龙族之人的水行。龙风魅本人也是一喜,觉得眼前之人一定是傻子,不知道龙族尤善水行,使出来的水行威力也比一般的同境界水行修行者要高出一截吗?

然而,就在水柱即将接触龙神雷月身体的一瞬间,龙神雷月周围的温度骤降,一股白雾由他体内而出,再次将水柱冻成了冰柱。龙风魅眼睛一蹬,仿佛活见鬼了一样,立即切断嘴里的水柱,才防止了寒气顺着水柱而上,连同他一起冻住。落地后,龙风魅脸色很不好看,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将水行给冻住。

周围安静了下来,青龙族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冰技,此时见到龙风魅的两次进攻都被冰技化解,自然开始有些不安。龙岩辰则是在一旁,默默看着龙神雷月凭借冰技化解了龙岩辰的进攻,在心中惊叹冰技的厉害。

“再来。”龙神雷月平静地说到。

龙神雷月平静的声音,对于龙风魅来说极为刺耳。龙族引以为傲的水行,今天竟被一个无名小卒克的死死的,这对于自尊心极重的他来说是绝不允许的!

“去死!”龙风魅狰狞地咆哮了一声,双腿一蹬,飞身攻向龙神雷月,同时手中凝聚出了一条水鞭。见状,龙神雷月冷笑一声,也带着寒气朝着龙风魅攻过去。

龙岩辰和青龙族的人看着龙神雷月和龙风魅撕打在一起,都在心中暗暗地为己方的人加油。场中十分紧张,两人都是在破道境巅峰,对于自身源法的运用已经十分纯熟,始终分不出胜负。

龙风魅刚凝聚出水柱或是水线,龙神雷月就能立刻将它冻成冰柱或是冰线,让龙风魅失去对于水柱或是水线的控制。另一面,龙神雷月为了保存实力,从来没有一次自己从空气中提取水分,而是直接将龙风魅的水化为己用,冻成冰锥射向他,让龙风魅极为恼火,却拿龙神雷月没有丝毫办法。

两人大约相斗了近百个回合,周围的树木被他们打断不少,地面随处可见碎掉的冰块和被水打湿的稀泥,青龙族的人和龙岩辰被迫挪了好几次位置。最终,龙风魅跃离了战斗圈,嘴角轻轻一翘,左手张开放在眼前道:“你完了,‘蛛丝水线’!”

说着,龙风魅左手握拳,残忍地看着前面的龙神雷月。另一边,龙神雷月站在一颗大树前面,身前是如蛛丝一样的水线将他包围了起来,随着龙风魅左手的紧握,向内收缩,显然是想要将龙神雷月切割成碎片。

龙神雷月眼神一冷,毫不慌张,寒声说到:“冰技·天寒领域!”说着,他周围的树木都渐渐覆上了冰霜,龙风魅的水线直接被冻住,再不能前进一丝。

冻上水线之后,龙神雷月取下身后的噬魂剑,连着剑鞘一挥,就将眼前的冰丝击碎了。龙风魅一见,咬牙说到:“又是这样!你这究竟是什么源法!”

龙神雷月并不答话,冷冷地盯着龙风魅,身上除了一些拳脚的伤痕,再没有其他痕迹。反观龙风魅不但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脸上也有血痕,明显要落于下风。

龙风魅见龙神雷月不说话,心中怒火不止,擦去脸上的血迹,站正说到:“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源法,可以克制我的水行,可你终究只是破道境,注定了要败在我的手下!”说着龙风魅,源力疾速流转,气势也暴涨了一大截,不再是破道境巅峰,而是货真价实的神灭境!

“怎么样啊?”龙风魅不再隐藏实力之后,看着脸色微变的龙神雷月冷笑到,眼中尽是嘲弄之色。

龙神雷月没有料到龙风魅已经踏入了神灭境,而不是龙岩辰口中的破道境巅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并不慌乱,依旧冷静地看着小人得志的龙风魅。

龙风魅见龙神雷月还是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冷笑不止,大喝一声:“哼!我看你还怎么逞强!水行·奔龙!”话音刚落,地面传来了一阵震动,从龙风魅背后涌现出一条水龙,咆哮着奔向龙神雷月。

龙神雷月看着来势汹汹的水行,眉头紧锁着将双脚分开,把噬魂剑架在身前,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青龙族的人感受着地面的震动,竭力稳住身形,露出了笑容,在心里暗自想到:“就算你可以克制我们少族长的水行又怎样?终究只是一个破道境,又如何抵御少族长神灭境的一击呢!”

龙岩辰看着淡蓝色的水龙凶猛袭来,眉头皱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暴露自己的实力,帮龙神雷月一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神雷月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由火焰凝聚而成的火龙,与龙风魅的水龙相撞,产生的水雾使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水雾散去之后,龙风魅听见耳边有一个清脆的声音说到:“好了,切磋就到此为止!”

听清楚声音之后,龙神雷月放下手中的噬魂剑,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龙溪鸢,疑惑地问到:“溪鸢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可是,龙溪鸢并没有理他,而是来到龙风魅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结果,刚才还很高傲的龙风魅看见龙溪鸢之后,立刻萎靡了下去,似乎有些畏惧地喊了一声:“鸢姨。”

龙溪鸢黛眉一立,插着手问到:“叫什么?”

龙风魅往后缩了缩,咽了一下口水,怯生生叫到:“溪鸢姐姐……”

“嗯。这才对嘛。”龙溪鸢笑眯眯地摸着龙风魅的头顶称赞道,龙风魅连反抗都不敢反抗,看得龙神雷月他们一愣一愣的。

“对了。”揉完龙风魅的头顶后,龙溪鸢像是想起了一样,问到:“龙青木那混蛋呢?”

若是其他人敢如此称呼自己的父亲,龙风魅早就打起来了,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女子,他只能讪讪笑道:“父亲受邀,去羽神族了。”

“羽神族?”龙溪鸢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想起了什么事情,说到:“对哦,你在羽神族有一门娃娃亲,他不会是被羽神族叫去退婚了吧?”

“哈?”

听龙溪鸢说完后,龙神雷月和龙岩辰同时诧异地看着若无其事的龙溪鸢,以及如遭雷劈的龙风魅。看书还要自己找最新章节?你OUT了,关注美女帮你找书!当真是看书撩妹两不误!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网上预约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周裕仓
亳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内蒙古治疗盆腔炎费用
三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