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香港劳工短缺安老护理青黄不接渐变以老护老

2019-06-09 12:1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八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八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八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每天忙得像陀螺打转。”老玉娴这样形容护理员的工作状态。清晨,要为老人换尿片,帮他们洗漱,然后扶抱他们到轮椅上。接下去,给每位老人派早餐、洗澡、剪指甲,陪着他们做物理治疗。“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护老院的老人多是身体抱恙,缺乏自理能力。还有一些人神志不清,会做出奇怪的举动,比如蛮不讲理地打骂护理员。“有些老人经常发脾气,而且记性不好,比如会到处乱走、偷拿别人东西。护理员要去劝阻老人,平抚他们的情绪。”老玉娴挽起袖子,露出手臂的几块瘀青,都是老人激烈反抗时留下的印记。

新松龄护老中心副院长丘霞在采访结束时指出,除了体力消耗大,护理员还要承受心理压力。“一个大小便失禁的老人一天要换8次尿片,”她说,“一些老人有高血压,时常晕倒,护理员要及时发现并通知护士,这关乎老人的性命。”

现在香港安老院护理员普遍时薪是32港元,新松龄除了每月多发一天工资、月底有奖金、包员工三餐膳食,还为员工提供免费住宿等,可员工流失率仍然很高。“试过有人来了半天就走了,也试过有几个做了不到一个月就递交了辞职信。原因都是觉得工作太辛苦。”新松龄院舍经理严沛轩说。

“护理员在很多人看来是厌恶性的工作,”丘霞无奈地叹了口气。严沛轩表示,来应聘的年轻人几乎为零,应聘者都是50多岁。

“由于人手紧缺,我们迫不得已要请兼职,但兼职护理员多缺乏专业知识,因为不受合约束缚,大多做事不积极主动,对老人照顾得不够仔细周到。”严沛轩担心长久下去会影响安老服务的水平。

香港安老服务协会主席陈志育透露,今年香港安老服务业欠缺5000名一线员工,入住安老院的老人约有两万人。“有些安老院要一个人照顾十几个老人。”

同样的困境也发生在政府管理的安老院中。深水埗长者日间护理中心主任骆伟奇表示,已用尽几乎所有招聘方式,譬如报纸登广告、劳工处站发布消息、派传单、开讲座、通过熟人介绍等,但几个月才收到一封求职信。

他亦表示,中心收到的求职信,多来自50岁以上的应聘者,而应聘的年轻人多是精神病康复者、轻微残障者或智障者。骆伟奇担忧,香港的护老行业会青黄不接,变成“以老护老”不健康状况。

今年40多岁的吴家明,是深水埗长者日间护理中心最年轻的护理员。“护理员要经过专业培训才能上岗,照顾老人是需要技巧的,比如怎么搬动老人、怎么帮老人收四肢、怎么让老人张嘴吃饭等等。”只见他把一个老人家小心翼翼地从轮椅上抱到椅子上,老人对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安老护理工作没有技术含量。现在有学历的年轻人都不愿意从事基层工作。尽管做护理员的工作很有意义,但社会地位不高,而且欠缺良好的晋升阶梯,所以很难吸引年轻人入行。”吴家明说。

陈志育认为,安老服务业应该引起各界重视,香港今日的成功有赖上一代人的贡献,社会应为老人提供更多帮助,政府应投放更多资源在安老行业。另外,港人工作繁忙,未能对长者妥善照顾,安老行业让一个家庭能最大地释放劳动力,对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完)

“分享经济”治理:不能像面对洪水猛兽
威创公告:于3月9日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2900万股
张艺兴穿搭冷峻有型 绅士范儿十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