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天然气价改须由市场竞争选择

2019-10-13 01:2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然气价改须由市场竞争选择

本报 商灏 北京报道

自从2011年两广地区开始天然气价格改革试点以来,天然气涨价的传闻一直不断。虽然在几天之前,发改委已否认近期天然气价格将集体大涨,但面对供应链上出现的重要矛盾,天然气价格改革迈开的步伐显然不会停滞。

那么,天然气价格改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究竟是什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常务秘书长王炜瀚在接受《华夏时报》专访时说,天然气定价将从成本加成法变为净回值法,这是个很好的方向。不过净回值法的内在竞争机制是一个影子竞争机制,所以,可替代能源品种的确定不要只盯着国内稀缺的高价资源,而要把国内优势资源放进去,给予它们合理的权重。否则定价机制改革就没有意义了,其结果只能变成不断的涨价

3.5元不能是标志点

《华夏时报》:最近有消息说,随着天然气价格改革逐步推进,价格将会上涨,虽然短时间内居民用气价格不会再大幅上涨,但价格调整的第一步,是打算对天然气价格实行增量气最高限价

。之后,存量气价格将有上涨,届时增量、存量价差缩小。你认为这一说法可信度有多高?

王炜瀚:本次天然气价格改革试图解决一个基本矛盾:中国不断增长的天然气需求正更多依赖进口,但中国国内天然气价格的制定基础一直以来是国产天然气成本,低于进口气的成本,这必然抑制了国内天然气供应端的积极性。所以,向上调价,让价格足够合理,不但可以减少国内供应端眼前的亏损,更重要的是,也将刺激正常的商业供应。

由此来看,存量气,也就是历史消费量,即相当比例的国产气

,价格暂时不会调整,超出部分,未来主要依靠进口满足需求的增量气,价格应会先上调。

存量气价格延后上调的思路,至少在逻辑上是合理的,其逐步推进的模式有相当可信度。但问题是,延后上调的步伐快慢可能会有争议。

《华夏时报》:业界有分析认为,3.5元的天然气价位是一个标志点,高于此点意味着真正改革的到来,低于此点意味着以往调价的延续。是这样吗?

王炜瀚:这个说法听上去似乎所谓的改革就光是涨价,改革的焦点就是价格,各个利益相关方似乎都最关心价格。其实根本上就一句话:原有的天然气定价模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了。

原先天然气的使用规模不大,靠国产气能满足需求,根据成本加成定价,气价挺实惠,加上政府管制限价,没什么问题。现在的形势是,全球变暖减排的压力、国内空气污染的压力,能源总需求的压力集中到一起,造就了一个巨大的需求,催生一个巨大的天然气市场。要满足这个需求,光靠国产气的增长不行,还得靠进口,而进口气价格不便宜。原油的价格机制没法让商业供给有效运转。所以,直观地说是要提价,但最根本的是要改革天然气定价机制。不提价,首先损害天然气企业利益,然后会间接损害消费者利益。只提价,不建立一个科学的定价机制,那结果只能是维护了企业利益,却会直接损害消费者利益。

所以,3.5元以上才是合理价格的说法本身就不合理。定价机制的改革中的价格调整要有依据,受约束,不是随意涨价。说没涨到3.5元就没到位,我不赞成这个说法。

净回值定价法是合理设计

《华夏时报》:在你个人看来,天然气价格改革的合理思路是什么?

王炜瀚: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正确内涵是建立具有竞争性的定价机制。现在提出要把成本加成法改为净回值法。这个净回值定价法的思路就是正确的。它的本质是天然气价格同可竞争能源竞争形成的价格。机制设计是否科学就要看与天然气价格挂钩的可替代能源品种的选取、权重的初始设置以及后来的动态调整,是否体现了各替代能源间较为充分的竞争

现在两广试点以进口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气作为可替代能源品种。我个人以为,要考虑中国资源禀赋的因素,如果把煤炭也加进去,更为合理,即便不给予较大的权重。中国国产天然气成本加成形成的价格,也应该加进去,根据消费量,中国产气所占比重,不断调整权重

,因为国产气和进口气有竞争性。净回值法总体上还是市场思路,有竞争精神在里面。当然,天然气的整体定价里面,管输部分还是离不开政府的限价监管的。但与一下子就想到政府限价的思路比,至少我个人认为还是好些的。

此外,过去天然气价格不高,很多人觉得成本加成法好。但如果考虑到供气环节缺乏竞争,进口价格是谈判的结果,若是没有可替代、可竞争能源价格的竞争约束,进口企业的价格谈判动力会削弱,成本加成制定的价格可能会更高。所以,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正确思路是市场化和竞争性。

改革应避免变成不断涨价

《华夏时报》:按照这一思路进行天然气价格改革之后,那些方面将从中受益?

王炜瀚:不管按什么思路进行天然气的价格改革,都必然要面对提价。增量气提价首先解决了进口部门的亏损,同时国产气也受益,以后包括国产气在内的存量气提价以后,国产气的生产会受到激励,努力增产。根据预测,未来的增长要更多地依赖进口气,所以进口部门是第一受益者,生产部门是其次。有了生产环节的提价,城市管的输配服务价格也会小涨,这是必然

《华夏时报》:那些方面将必须直面价格上涨的压力?

王炜瀚:当然是终端消费者要为此埋单。无论是工商业用户,还是居民用户,实际上选择余地都不大,甚至没有选择余地。你不可能为了不用气,去用电,而换一套设备。最多是居民用户看天然气价格贵了,改用电烧水、洗澡、做饭,连采暖由天然气换成电或者煤气都不可能。而且这些用户不像天然气化工企业,可以寻求政策支持,同天然气企业谈判。所以,改革本质是利益调整,在矫正不当的同时,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伤害一些非目标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

《华夏时报》:如何保护弱势群体利益?可否提高低收入者基本天然气额度,以减少价格改革对这些群体的冲击。

王炜瀚:弱势群体的确需要照顾,但照顾的成本谁来支付?我倾向于政府财政明补给弱势群体,算清楚政府和企业之间的账,让弱势消费者以明确真实的价格获得补贴。我不太赞成提高低收入者基本天然气额度的做法,因为那样做价格信号的作用不明显。

《华夏时报》:有舆论表示,目前水、电、气等行业存在的自然垄断现象,认为只有多主体竞争的环境下的价格调整,才更有实质性,否则,在天然气定价向市场化回归的同时,很容易演变成单纯的涨价行为。你怎么看?

王炜瀚:如果是整个产业或者产业的某个环节具有自然垄断的性质,那是没法通过促进竞争提高经济效率的。因为所谓自然垄断就是垄断的形成不是操纵的,可以被打破的,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所以对于自然垄断,就需要政府的管制,主要就是价格管制。很多产业里,是某些环节,而不是所有环节都存在自然垄断。

比如油气行业的管道运输环节、天然气城市管,类似于铁路运输

,那属于自然垄断。这只能靠政府管制,没别的办法。天然气领域,至少在上游,不是自然垄断的,但资源状况往往决定了竞争性的空间有限。再加上中国的体制下,缺乏竞争主体,所以大家感受到这个问题。其实这个环节还是有调整和改革空间的。

现在天然气定价要从成本加成法变为净回值法,是个很好的方向。不过操作中要注意,净回值法的内在竞争机制是一个影子竞争机制,所以可替代能源品种的确定不要只盯着国内稀缺的高价资源,要把国内优势资源放进去,给予它们合理的权重。否则定价机制改革就没有意义了,结果只能变成不断的涨价。

页岩气会让市场更灵活

《华夏时报》:在天然气价格改革即将迈出重要一步的同时,如何推进多主体的培育,形成市场竞争的基本格局?

王炜瀚:这涉及油气行业上游准入相关的问题,涉及到资源领域的改革,现在的问题仍然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和财产权同矿产资源的开发权,也就是开发市场的准入权没有划分清晰,说起来是一团糊涂。现实中,开发权不能独立于所有权,非国有企业被排除在外,不能开发国有油气。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才能谈天然气开发主体的培养。大家注意到中国现在也开始搞非常规天然气开发,比如页岩气。如果能突破中国的地质条件和水资源条件的障碍,不留环境后遗症,页岩气开发成本能够大幅下降,这个领域在放开市场准入上比较灵活,今后或许会增强天然气行业的竞争性。当然,这两个方面都很难预期,未知数太大。

《华夏时报》:我们是否也应将天然气垄断企业加以分拆?

王炜瀚:中国天然气行业垄断的原因不是天然气企业自身的规模有多大造成的。垄断势力来自管的自然垄断特征,上游准入的障碍,所以,分拆不是合理的办法。历史上,分拆大石油公司后来被证明是有重大失误的,因为那个时候人们还没有很好地认识油气行业的产业链规律。现在常有人提出分拆石油企业。这个思路在某些行业或许是完全正确的,但在油气领域不能这样轻率。我们不能不尊重特定行业的产业特征。

政府要让

资源领域上游准入

《华夏时报》:在天然气价格改革中,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王炜瀚:一般意义上,改革是利益调整,政府参与其中,应尽到自己的和义务。其实,推动天然气价格改革的需求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推动的需求增长,至少不完全是市场自主选择的。刚才谈到要通过财政转移照顾低收入群体的基本需求是其一。

眼前重要的是,定价机制的设计工作要做细致。要明确净回值法的本质是不要把价格定得过高了,是让价格受到合理约束。可替代能源品种的选取如果不合理的话,就会实质偏离正当的政策目标。再有就是,定价机制改革一定是系统改革,上游资源环节如果不能碰,真正的改革肯定不能到位。

《华夏时报》:全面价改面临那些现实挑战?

王炜瀚:现在大家说的所谓全面价改就是全国更大行政区域范围的提价,这面临的问题就是各地对增量气的依赖程度不一样,各地的人均收入和收入分布不一样,历史气价也有差别,到城市一级,提价造成的冲击短期内的接受程度就不同。比如同样是涨3毛钱,有的城市老百姓接受起来容易,有的城市就不容易。

《华夏时报》:所谓“稳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意味着什么?

王炜瀚:改革接触面最广的就是消费者,眼前的改革一定会涨价,看起来还不会太少。所谓稳步就是以小步伐、适当频率涨价,让消费者逐渐消化。当然,在我看来,这不是真正意义改革的全部内容,除了涨价解燃眉之急,全面、稳步地调整净回值的方案设计、切实落实资源领域上游准入的市场化改革才是精髓和正道。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怎样注册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